研究驱动、前瞻布局、静待春风——歌斐医疗团队深度解析

来源: 中国商业观察网2018-05-17 16:54:51
  

近年来,在医疗投资领域,过盛的资金追逐有限的“明星”项目,如同在大海边盲目得猜测哪朵浪花会蹦得最高,不少投资人在起浪前蜂拥而上、又在潮水褪去后又草草离场,周而复始。而真正的赢家,会静观“风向”再做抉择,因为那“风”是真正决定性的力量,这是王培俊带领的歌斐医疗团队的投资观。

歌斐医疗团队主管 王培俊

王培俊先生,现任歌斐资产私募股权投资合伙人,毕业于上海交通大学,获得动力机械专业和计算机应用专业双学位。同时也是复旦大学金融学硕士。曾在深圳东方富海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任医疗基金主管合伙人,负责医疗行业投资,并参与过TMT、新材料等项目的搜寻、谈判、尽职调查、投资分析、上市规划等,项目覆盖天使、A轮、B轮、PRE-IPO等阶段。之前在上海复星医药(集团)股份有限公司、上海慧谷创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等公司负责投资管理相关工作。

长久以来,宏观政策成为影响中国金融市场的风向标。2018年后,随着“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”、“精准扶贫”、“环保”成为了“19大”之后的政策主题,经济发展的主题也从“高增长”逐渐切换到“高质量”。经济转型的压力之下,“新经济”、“独角兽”、“回归A股”等的政策利好却此起彼伏,如医药CRO巨头药明康德带着高市盈率50天闪电IPO过会。然而,大潮之下,也有不少缺乏基本面支撑的公司会受到众多资金盲目热捧,如同竞猜大海中下一个蹦得最高的浪花是哪家?

“的确,生物技术突飞猛进、中国的人口老龄化等都是推动医疗产业发展的巨大动力,催生出不少优质的创新项目,但同时也不应忽视社保资金所承受的巨大压力,对趋势的把握并非是跟从表象上的趋势,趋势是表象、是结果,并非是真正的原因和驱动力。”关于如何前瞻到趋势,拥有将近20年医疗投资经验的王培俊提到,“整个医疗产业,粗线条可分为药、医疗器械和服务三类,细分起来,有上百个子行业。而每个细分行业的运行都有各自独特的逻辑和规律。在医疗投资中,想覆盖所有子行业,那是非常低效的。通过自上而下的梳理和过滤,系统性的发掘具有爆发力的细分行业,而后以研究驱动投资,先布局细分行业的关键环节,然后沿着产业链向上下游延伸,让项目投资组合更多受惠于细分行业的春风,这种投研策略和投资策略更为高效。”以深入研究驱动投资的理念,促使了王培俊组建了拥有专业医疗科研和学术背景的团队,包括分子生物学博士、肿瘤学博士、临床医药背景人才和政府主管部门工作背景的人才。

“我们现在团队在投资决策上是成体系的、具有专业性和竞争优势,例如在对于药品的评估,我们团队不仅会将类似适应症的所有同类品种全部列出,分析药效、药代、毒理、临床的不良反应,甚至会通过文献、访谈去研究造成不良反应的化学机理,由此评估品种的优势和劣势、未来成药的概率、被替代的风险,通过分析体系和模型来指导我们的判断。根据国外药物开发经验,药物开发的成功与否,百分之七、八十在于结构设计,正是由于我们对项目基础问题的深入研究,所以做决策时会有更大的底气。”

在过往医药投资的经历中,通过深入的研究和持续跟踪来发掘了具有持续高成长、高回报的项目,如我武生物(300357.SZ)、扬帆新材(300637.SZ)、凡迪生物、上海裕隆生物、绑耀生物、PILLAR BIOSCIENCES等。

“在我武生物投决会时,实际上挑战还是非常大的,主要是对其投资估值合理性提出质疑。相较于10、11年以制造业pre-IPO为主的估值体系,我武生物的投资估值是相当高的。最终说服了投决会的主要理由是三点:第一,是潜在市场容量大,且现实市场具有高增速;第二,公司产品具有核心竞争力,能够抢占增量市场的份额;第三,相对于市场容量而言,项目的绝对估值是低的,虽然相对估值是高的。从发展的角度看,基于未来的“估值相对论”来判断,是值得投资的!!!”

对于如何实现自己的投资理念,王培俊也有自己的一套体系。“投资是要预见三、五年之后的东西,投资人需要从当下纷繁的现象还原到那些根本的驱动因素,然后基于驱动因素展开的逻辑建构,由此形成对未来的判断。”这里提到的“逻辑建构”来自于三点:

第一、逻辑建构源于对驱动因素的分析。在投资美中嘉和时,关于未来肿瘤治疗需求的判断上,“除了肿瘤发病率不断上升外,现在的肿瘤患者平均生存期只有三年的时间,但是随着技术的进步,未来的平均生存周期有可能达到八年或者九年。生存期提升的两到三倍,实际导致了肿瘤患者的基数成倍地增加。肿瘤患者持续的医疗需求实际上未来必然是上升的。五年之后,肿瘤医院的供给和患者需求的矛盾会更加突出。”

第二、创新型医疗项目所在的市场多数是垄断、寡头的市场格局,这是展开对项目判断的精细逻辑建构的前提。“巴菲特倾向于投资那些具有护城河的项目,创新型医疗项目大多有天然的护城河,例如专利保护、市场准入、渠道独占等。即使有竞争,往往在创新药的领域也是寡头之间的竞争。我们现在的关注点也是以创新药、创新器械为主,在这条道路上需要的是团队有十年、二十年的积累,然后一朝爆发。对具有核心竞争力的企业而言,赛道并不拥挤。任何新进入者同样要经历漫长的技术积累期,而且面对更加狭窄的市场空间,意义不大。有时候看企业和项目多了,对于一些企业家的判断,会有种立体感,会从团队能力与个性、技术产业化周期、产品生命周期、渠道特征等很多维度上去进行理解、评价和判断。判断的依据部分是来自经验,更重要的是来自投资理念。我相信,正确的理念和不断积累的经验在未来投资中是可持续复制的,这是保证收益率的底层操作系统。”

第三则“投资是认知的变现”,逻辑建构最终要落实为具体的投资策略。

“具体项目往往是各种风险和收益的综合体,合适的策略相当程度上能控制风险、放大收益。除了从风险和收益角度配置策略外,股权类投资组合策略还有其丰富内涵。一般来说,医疗的项目的创始人主要有两类:一类是搞技术的,一类是搞市场的。初创公司往往只有其中的一类人,但一家成功的创业企业往往是需要同时具备这两方面的素质。在与创始人沟通战略、推荐互补性人才之外,作为投资机构也可以通过产业布局,形成战略联盟,有效提升被投项目经营效率和发展速度。鼓励创新和异业合作,可以让被投项目形成模式创新,扩展产品优势,延伸产品的生命周期。在这方面,已有不少公司积极探索。有家上市公司,主营业务是糖尿病药物的研发销售,原先主要是B2B类销售,现在通过各种方式延伸产业链,开发出B2B2C的糖尿病慢病管理服务模式,通过建立患者档案和提供持续跟踪服务,既积累病例,又增加客户黏性。这无疑是互联网思维渗透到医疗销售终端管理有意思的创新。类似的创新、合作、联盟很大程度也能够被应用于其他一些慢病的管理中去。。中国医疗可以做的事情相当多,唯有不断地进化和学习,优秀的企业能够放大它的亮点,除了品种亮点,能够更大地放大它的商业价值。”

在谈到为何最后选择加入歌斐时,王培俊提到了两个词,“平台”与“视野”。

“歌斐有最大的母基金FOF,做医疗跟投也有多年,覆盖了超过20多个头部医疗GP,前后也直间接投资过超过350个医疗项目。在这个平台上,投资理念能够有效实现。一方面,医疗直投团队可以和头部GP有更多的沟通和交流,拓展视野,加强协作和赋能,另外也能让我们在别人身上看到如何避免犯错,最大程度地降低风险。”

“另一方面,被投项目能为超过18万的高净值客户提供服务,降低我们的客户在就医过程中的信息不对称,让我们的客户能够享受高性价比的医疗服务,这本身就创造了价值,是多赢的局面。未来,由于社保资金的限制,公费医保仅能覆盖基础医疗需求,但随着商业健康险的蓬勃发展,中高端医疗的需求端和供给端都会出现分层和重构,这是不可逆转的趋势。基于这种预见,诺亚布局中高端医疗供给侧,而高净值客户的中高端医疗需求侧则作为流量入口,诺亚可以使两者高效契合。未来,歌斐医疗基金将基于行业特征和诺亚平台,深耕医疗产业,为被投企业、也为我们的高净值客户既创造财富价值,也创造服务价值。这是非常有意义的。”

*关注歌斐资产(ID:gopher-asset)微信公众号,获取更多精彩内容。

责任编辑:sdnew003
我要评论查看所有评论
昵称:

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、法规,遵守《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管理规定》。

 尊重网上道德,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。

 您在鲁商网发表的言论,我们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。

版权与免责声明:

1 本网注明“来源:×××”(非商业周刊网)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,本网不承担此类稿件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。

2 在本网的新闻页面或BBS上进行跟帖或发表言论者,文责自负。

3 相关信息并未经过本网站证实,不对您构成任何投资建议,据此操作,风险自担。

4 如涉及作品内容、版权等其它问题,请在30日内同本网联系。